疫情中的上海“城中村”
来源:疫情中的上海“城中村”发稿时间:2020-03-30 10:35:44


三、无“赣通码”应用条件的老人、小孩及其他因客观原因无法申领“赣通码”的人员,可凭“社区健康证明或单位健康证明”等有效证明通过人工核验并经体温测量正常后通行。

截至3月28日24时,新疆(含兵团)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76例(新疆维吾尔自治区52例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24例),累计死亡病例3例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3例。其中确诊病例中,乌鲁木齐市23例、伊犁州18例、昌吉州4例、吐鲁番市3例、巴州3例、阿克苏地区1例、兵团第四师10例、兵团第六师2例、兵团第七师1例、兵团第八师4例、兵团第九师4例、兵团第十二师3例。

湖北江西相关人员省界起冲突 两地官方介入调查

无论如何,曝光就是线索,涉及哪个城市、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,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,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。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,“自费隔离政策”虽然无可厚非,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。

一、坚决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应对疫情防控的决策部署,所有入赣人员只要出示个人健康码(含“赣通码”或外省健康码)的绿码,且测量体温正常的,一律准予通行,不得采取任何限制性措施。

人民日报:处处提防和限制湖北人员 这是一种伤害

此外,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,不只是费用,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。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、馒头发霉、床单不换等问题,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,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。

在相关视频报道中,当事人称,隔离酒店不仅收费高,而且饭菜量小吃不饱,点酒店外卖价格又很高。而被隔离的不仅是留学生,还有一些家长,经济并不宽裕。对此,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表示,目前正联合市监局出台酒店物价政策。

如今,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、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,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,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,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。

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,更是赤裸裸的“霸王条款”。如今在疫情期间,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,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、公平交易原则。否则,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,还做出违规的行为,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“背锅”。